学者说|学术期刊能做什么和希望什么

原标题:学者说|学术期刊能做什么和希望什么

如果你不注意,机会就会悄悄溜走。

2019年10月9日,日本杂志主编杨九诠出席了在北京大学教育学院举办的第二届“学术编辑沙龙”。与会学者就“学术期刊能做什么和希望什么——如何成为知识生产的参与者”这一主题发表了各自的观点。该活动由《北京大学教育评论》编辑部、中国人民大学图书报刊信息中心和《中国远程教育》杂志联合主办。

燕·乔峰

展开全文

柳云杉

陈红杰

谭旭

张斌贤

邓友超

叶·傅贵

杨九诠

李春平

卢·苗文

赵福江

林峰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院长严乔峰在讲话中指出:

"

学术期刊服务并领导学术界的发展,包括支持年轻学者和帮助新学术力量的成长。同时,学术期刊参与知识生产,应该对提高教育研究质量发挥作用。如何体现学术品位,代表中国教育研究的标准和基准,是每个中国教育学术期刊都应该努力探索的重要问题。

"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刘云杉主持了交流和讨论。她提议:

"

关于学术期刊对学术界的使命、责任和贡献,坚持什么和支持什么,有许多问题值得讨论。学术期刊应具有广阔的学科视野,重视学科基础研究的价值。我们应该有人文情怀,注重培养青年学者。学术期刊的编辑应该像猎人一样有良好的嗅觉,寻找各种“痕迹”。像高级职员一样,当一个作者被咨询时,他不仅要有高眼睛,还要有高手。他应该能够用编辑的经验移植作者的思想。

"

《北京大学教育评论》总编辑陈红杰在讲话中说:

"

学术期刊是学术界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知识生产的重要环节。从学术期刊与知识生产的关系来看,学术期刊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领域:一是“等待野兔等待野兔”,即从稿件中挑选,选出最佳稿件;二是“两全其美”,把握学术研究的发展方向,规划课题,开展相应的组织工作。三是“呼风唤雨”,即在知识生产的研发阶段介入研究过程,促进甚至引导学术研究的产出。在这三个领域,编辑与学术专家的关系将相应地从熟人发展到朋友,从朋友发展到知心朋友。

"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报刊信息中心教育学部联合组织者兼执行编辑谭旭代表说:

"

新时期,学术期刊应与时俱进,打破思维定势,积极创新。通过改进制度建设和优化编辑流程,可以公平、公正、公开地评价学术成果。同时,要注意通过各种渠道培养编辑,鼓励他们在内外实践,让他们积极参与知识生产过程,努力成为学术界的一员。为了鉴别真假学术智慧,精心构思独创性,牢记第一心的使命,展示我国教育领域的杰出学术成就,引领学术发展,培养青年人才,构建中国教育话语体系,促进中国学术卓越的国际推广和传播。

"

《教育杂志》总编辑张斌贤认为,学术期刊应该特别谨慎和自律:

"

学术期刊在知识生产中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这就是为什么学术期刊应该特别谨慎和自律。如果学术期刊有意无意地“随波逐流”,从长远来看,这种“导向”效应会影响学科基础,如教育理论研究和教育史研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学术期刊应从教育学科长远发展的角度自觉承担学科建设的使命。学术期刊的导向作用应集中在学术规范上,克服学科发展在标准化和专业化方面的不足。学术期刊也应该有培养年轻作者的明确意识。

"

《教育研究》主编邓友超提出思考什么是好的教育知识生产:

"

我们应该思考什么是好的教育知识生产,我们的教育知识生产发生了什么,以及如何解决教育理论供给不足或滞后的问题。学术期刊应注意保护文章的思想内容。文章棱角分明,缺乏思想内容,棱角分明,很难引起学术讨论和思想争论。学术繁荣和知识进步离不开讨论和争论。学术期刊应建立独特的学术风格,提高包容性。学术期刊应加快国际化步伐,积极探索将中文纳入国际学术数据库,扩大中国教育研究在世界上的影响。

"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主编叶傅贵谈到学术期刊发展面临的诸多困难和挑战;

"

目前,学术期刊的发展面临许多困难和困惑。目前,最突出的是知识生产受到学术评价机制的影响,引用率等指标误导了办刊理念和选稿方向。学术研究已经成为一种大规模的生产,学术发展的方向和重点失去了重心,学术期刊很难把握学术趋势。知识传播的方式和模式发生了巨大变化。期刊只占出版知识链的一小部分。学术期刊的读者数量减少,期刊的特点往往不明。然而,期刊数据库直接面向读者,占据了知识传播和影响的高地。学术期刊原有的传播功能正在弱化,而评价功能日益强化。中国学术期刊的现有形式不同于国外的集团化和集群化,其未来的生存和发展面临着挑战。

"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主编杨九诠从知识社会学的角度进行了分析;

"

知识生产从来不是孤立的,具有独特的社会性。从知识社会学的角度来看,学术期刊是知识生产链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在知识生产中的作用和功能是值得深入系统讨论的课题,应该通过实践和研究来建构。学术期刊通过对学术成果的具体识别和评价,在学术生产和传播过程中起到把关作用。它们不仅是学术成果的载体,也是学术成果的筛子。从这个事实来看,学术期刊具有知识生产的“机制”属性和功能。很奇怪,有些人反对“发表评论文章”。没有“通过出版物对文章进行评论”,学术期刊只不过是白纸黑字印刷的合订本。如果有一篇好的论文值得知识贡献,那只是“偶然”和“巧合”,那么编辑的评论和作者的贡献就变成了“掷骰子”。“文章评说”和“文章评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是学术期刊深入介入知识生产的重要“机制”。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发表和评论文章”是权威的表达,有“权威”和“限制”之分。

"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执行副主编苗文从“问题导向”出发:

"

学术期刊也应该关注问题导向。他们不仅要讨论学术理论问题,还要面对社会现实,努力探索和解决重大实践问题。学术期刊在忠于学术、追求知识贡献时,应定义自己的服务群体。我们应该关注服务对象的内部需求,以规划主题和组织稿件。只有这样,学术期刊才能更有生命力,成为服务对象办公桌上的必需品和精品,而不是网络传播的附属品。另一方面,作为公共产品和知识创造的平台,学术期刊必须坚持学术标准,通过严格的程序和流程确保学术成果的质量。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人文社会科学的学术期刊追求思想的火花。它不是科技期刊,也不是工业自来水生产的产品。过分追求标准化可能会损害基础。没有学术标准,没有知识就太标准了。面对现代知识生产方式,学术期刊的合格编辑应具备更全面的素质、较强的专业沟通能力、时代直觉能力和市场敏锐度。学术期刊应该是有灵魂的艺术作品。它要求编辑要有工匠精神和打磨才能追求卓越和完美。

"

教育科学研究主编赵福江提出了学术期刊必须回答的几个问题:

"

学术期刊必须回答四个问题:第一,我是谁?二是为谁服务(作者、组织者;学术研究、教育实践)?第三是如何服务(“等待兔子”、“两全其美”、“呼风唤雨”)。第四,未来会在哪里(例如纸质期刊还会存在吗,数字期刊只是目前的形式和格式吗)?教育学术期刊应服务教育实践,解决教育实践中的问题。我们应该有自己明确的办刊思路,引领学术发展。学术期刊应该是促进学术发展和从多个角度促进问题解决的各种力量的整合者和协调者。

"

《北京大学教育评论》副主编李春平和《中国远程教育》杂志主编林峰介绍了“学术编辑沙龙”的由来和筹备情况。

《中国远程教育》杂志和国家开放大学出版传媒集团学术出版部致力于建立多种形式的交流平台,邀请学者们共同探讨相关学科和学术交流中的重要问题。“学术编辑沙龙”将持续不定期举行。上一次学术编辑沙龙聚焦于选题策划,于2018年11月在《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编辑部举行。

资料来源:《中国远程教育杂志》

照片:翁建斌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回到搜狐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站点地图千城彩票 牛彩网 竞彩网是国家 赢彩网 彩票apl 地球人彩票 rjdd.netfuyoudl.comchunshanyuan.com0598xy.comdlywxx.comwoaimeizi.comnimaboke.comlw-sh.comcm.prismcai.cneee.85dtcaipiao.cnmpaha.www6yule.cnnk.29decaipiao.cnreview.rongcaipiaoapp.cn